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栏目:秘闻 来源:自贡热线 时间:2019-08-14

中国过去没有星期制(礼拜制)。平日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作与日相应,息与夜相得也”,就是在上世纪70年代,早已实行了星期制,但务农的还是老样子;不但是种田靠天,休息也是。那时的农场,下雨天可以不出工,在家休息。于是,大家就把这日历上没有的休息日叫作“外国礼拜天”。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中国有悠久的农耕文化,图为古代农耕图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星期制的起源

星期制是个舶来品。在公元1世纪的古罗马,就有“七日一周”的历法。到了公元321年3月7日,君士坦丁大帝正式宣布7天为一个星期。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君士坦丁大帝铜像

据说,它起源于公元前约2000年的古代两河流域。巴比伦人认为日、月、火、水、木、金、土这七个星神是轮流值日,各管一天。“星期”即为星的日期的意思。另一传说则与《圣经》有关。说连续工作六天创造世界的上帝,在第七天“歇了他的工,安息了”;于是,这天就成了星期天。称作“礼拜”,是这天与基督徒的“礼拜日”同日。如当时上帝早吃力了或是提前完成创造万物,恐怕就做五休二,那一周双休就始于那时了。

在中国,也有如同星期制的作息制度。在西汉,“吏五日得一休沐”;但这个休息日不固定不统一,轮到哪就休到哪。而且只对公务员,不对社会全体成员。到了唐朝,官员的休息间隔被拉长成“旬假”(一说是与“休沐”并存),也就是十天一休。至明清,“旬假”就没了。而对平民百姓来说,共同的休息日则是在节庆里,主要有新年的春节、大如年的冬至以及皇上的生日。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在古代,只有官员才能够享受“休息日”

星期制来到了上海

开埠后,上海人看到了身边外国人享受星期制的快乐和惬意。

在1872年(清同治十一年)5月8日出版的《申报》上,有《论西国七日各人休息事》一文。其中写道:“每届七日,则礼拜休息之期,一月则四行之。是日也,工停艺事,商不贸易,或携眷属以出游,或聚亲朋以寻乐,或驾轻车以冲突,或策骏马以驱驰,或集球场以博输赢,或赴戏馆以广闻见,或长田猎以逐取鸟兽为能,或设酒筵以聚会宾客为事。”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当时在沪的外国人喜欢到沪西去度周末

这好处是明摆着的:“六日中之劳苦辛勤而此日则百般以遣兴,六日中之牢骚郁闷而此日惟一切消愁。游目骋怀,神怡心旷,闲莫闲于此日,逸莫逸于此日,乐莫乐于此日。”反观自己,“中国日日不息,而不息者不过行为无功之举动,卒之心劳日拙,身劳日疲,万事蹉跎,一生废弃,可不惜哉!何若振作精神,日进无疆。”

由此,上海人得出的结论也是鲜明的:“西洋诸国礼拜休息之日,亦人生不可少而世事之所宜行者也。”提出“亦仿西人七日之期而少息,其余日月愿奋勉以图功,无使日日不礼拜休息,反同日日皆礼拜休息,悠悠忽忽,一事无成以了结此生也。”

葛元煦在1876年(清光绪二年)写成《沪游杂记》,其《第一卷?礼拜》也有如此感受:“七日一礼拜,为西人休息之期。即中历虚、房、星、昂四宿值日。是日也,工歇艺事,商停贸易,西人驾轻车、骑骏马,或携眷出游,或赴堂礼拜。华人之居停西商者,于先一日礼拜六夜,征歌命酒,问柳寻花。戏馆、倡寮愈觉宾朋满座云。”不知《申报》那文,是否是葛先生投的稿。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葛元煦的《沪游杂记》

《论西国七日各人休息事》发表之日,上海开埠仅二十九年。星期制影响的扩大和增强,主要原因有三条。一是由于租界里的外国人日益增多。在1865年,居住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外国人已过2000人。据统计,到1870年,住公共租界的英国人有894人,美国人为255人,德国人在200人左右;居两租界的法国人达297人。在这一时期,以英国人最多,占在沪外国人的一半。二是由于在外国人开办的银行、洋行、企业和学校等处工作的中国人日益增多。与洋人有工作关系和业务联系的华人,作息制度只能与其同步。三是与华洋共处有关。尤其是在1853年小刀会爆发,不少华人逃入租界,使在租界居住的华人从原来的500猛增至20000以上,大大超过了洋人,由此奠定了租界内华人多于洋人的格局,自1865年起,租界所居华人通常是洋人的40到50倍。华洋生活共处,耳闻目睹,潜移默化;所受影响更为直接,所起作用自然是更大了。

开始进入人们的生活

心动化作了行动。星期制(礼拜制)开始进入上海人的生活,由租界延至华界。时间就在19世纪70年代后期至19世纪80年代。

首次见到中央政府关于实行星期制的规定,还是在中国近代第一个由国家颁布的、史称“壬寅学制”的文件里。1902年(清光绪二十八年)8月15日,朝廷颁布的《钦定中等学堂章程》《钦定高等学堂章程》里,其中规定全国的中等、高等学堂,一律实行星期制,逢星期天休息。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光绪朝颁布的《钦定学堂章程》

不出四年,星期制就走出校门。在京城的中央机关,先采取的是与学堂有关联的学部,之后是分管经济和外交的商部和外务部;到后来,被视为最保守的礼部和吏部也过上星期制了。与此同时,在步伐更快的民间,特别在城市里,作息制度已经易帜,融入生活。

不曾想到,1926年的星期制,并未占领上海的每一个角落。1月23日,名列“四大公司”之一的新新公司开业。因为人多,从上午11时起,每隔10分钟开门放人一次,后来挂起免战牌:“停止参观,各界见谅。”开业的第二天是星期日,面对如此好的客流和生意却关门休息。在当时,上海滩只有新新一家华人公司实行星期日停休。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南京路上的新新公司

从星期制到双休日

新中国建立后,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劳动者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星期制也被完整继承了下来。特别是1995年3月25日,国务院发布命令,决定自当年的5月1日起实行一周休息两天的双休制度,人们因此有了更多可以自由支配的闲暇时光,花样繁多的双休日活动、文化娱乐节目开始越来越多进入寻常百姓家,极大地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丰富了上海市民的精神世界。

文末奉上一组老照片,带大家回顾一下新时期的上海市民怎样度过休息日。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休息日里,人们能在公园里散步、划船,享受闲暇时光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外出购物也是休息日的一大生活主题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假日的人民广场总是人流如织、熙熙攘攘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广场上的音乐喷泉曾是孩子们最爱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豫园也是上海人欢度节假日的好去处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如果觉得一周工作累了,还可以去公园歇歇脚、聊聊天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也有人抓紧时间,双休日还跑去外语角练习英语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春满人间,休息日永远是家庭欢聚的时刻

本文来源:“档案春秋”微信公众号

点击回顾上海各区县老照片: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老早底额浦东新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南市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闸北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杨浦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虹口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黄浦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普陀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长宁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静安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卢湾区 侬还认得伐?》

《老早底额徐汇区 侬还认得伐?》

《那些老上海耳熟能详的地名》

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改变了上海人生活的“星期制”

看懂上海粉丝群

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看懂上海管理员”申请入群(申请时请注明“看懂上海入群”字样)。

等侬来吃一杯老上海的茶!

点击“阅读原文”还可下载看看新闻APP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